首页 >网络

牛津大学艺术史教授柯律格谈明朝藩王与艺术

2019-02-25 15:19:06 | 来源: 网络

牛津大学艺术史教授柯律格谈明朝藩王与艺术

阳光灿烂的9月天,在伦敦现代艺术中心的咖啡馆,笔者采访了牛津大学艺术艺术史系教授柯律格(Craig Clunas)。柯教授的着作《长物志:早期现代中国的物质文化与社会地位》《雅债:文徵明的社交性艺术》《中国艺术》等在中国都已出版,近,他与霍吉淑(Jessica Harrison-Hall)联手策划的明朝大展正在大英博物馆举行。这次采访,主要话题是他去年出版的关于明朝藩王的新书Screen of Kings: Royal Art and Power in Ming China。 (图注:在英国展出的明代掐丝珐琅云龙纹盖罐) 这是部关于明朝藩王与艺术的专着,从书法、绘画、金银器、建筑等各种艺术形式探索明朝藩王对艺术的参与、庇护及影响,以近几年湖北、四川、山东等地的藩王墓考古发掘的出土文物为依据,重新审视了明藩王奢华的生活状态,并确定他们在中国艺术史上的重要地位。 您是研究明朝的专家,之前的作品有关于苏州文人、园林、文徵明等。这本书离开江南了,请您谈谈这本书的缘起。 柯律格:许多研究明朝艺术的都把重点放在两处:一是宫廷,二是江南文人墨客。很少有学者走出这两大区块。我自己过去的研究也主要集中在江南。但明代中国很大,我也一直想研究江南之外的明朝,当然,一走出江南,就碰到了藩王。2007年我开始这个项目,一开始主要是书面研究,从史料出发。但我很快就意识到,官方史书中很少有关于藩王的记载。2009年我到中国进行实地考察,去了山西、四川、湖北、山东等地,看了许多新出土的在西方还没有发表过的东西,特别是次见到湖北梁庄王墓出土的文物,就完全坚定了我写这本书的信念。大英博物馆正在举办的这个明朝大展,正是那次考察的结果。梁庄王墓出土的文物太令人震撼了,是前所未有的。大约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曾写过一篇研究明朝金器餐具的文章,但用的都是书面资料,很少有实物。那次见到这么多金器,真是大开眼界。我特别要感谢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院文清教授,他是楚文化的专家,负责藩王墓的发掘。他带我去了湖北各地,不仅给我看了我想要看到的东西,还推荐给我许多我不知道的东西。 当然藩王这个题目并不是我发明的。从2000年开始,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研究明朝藩王,特别是中国四川、山西、湖北等内地的学者,研究藩王与书法、藩王与出版等题目,特别棒,但他们的文章大多在内地学报发表,例如《西安师范大学学报》等。这也要感谢络带来的信息互通,二十年前,在国外很难知道中国内地学者在研究什么,也看不到内地大学的学报。现在,这些资料在上都能看到。但在这个课题上还缺乏综合性的文章,我这本书是弥补空缺吧。 您的许多着作都有很吸引人的书名,例如《长物志》《雅债》,让人一看书名就觉得书的内容应该也很有意思。这本书也不例外,但这个书名很难翻译,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一个切题的中文译法,您有什么建议么? 柯律格:这本书的书名也许是无法翻译的。如果一定要起个中文书名,可能简单明了的《明代藩王文化史》比较合适。对,从《长物志》到《雅债》,我的书名都比较奇怪,也有人说这是 柯家品牌 。我希望把中国历史变成整个世界历史的话题之一,吸引与中国没关系的西方史学家也来读我的书。如果我把这本书改名为干巴巴的 The Culture of Ming Regional Aristocracy , 肯定没人要看。《长物志》的英文 Superfluous Things 也不是我的创意,我用的是五十年代的荷兰汉学家高罗佩的翻译。 在我写《长物志》时,压根就没想到会有中译本。我的书比较难翻译。大家可能觉得那是关于明朝的书,应该不难翻译。但是我的语言风格比较复杂,我也喜欢玩文字游戏,所以,很不容易翻译。《长物志》就翻了许多年,好几位译者做过尝试但都放弃,我也曾一度觉得中文版没希望了。 关于这本书,如果要被译成中文的话,我希望译者在阅读全书后,想一个贴切的中文书名,不要按字面翻译,重要的是把书名的意思译出来。

新唐书许孟容传原文及翻译许孟容字公范
强大脑水哥从索尼A1中看到不一样的视界
凤舞国粹惊艳呈现花游集体夺中国第金

猜你喜欢